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
打 开
社会学及统计学
“真没想到爸爸工作这么辛苦”
      7月30日11时10分,加水工陶镕结束两趟列车上水作业,趁着离下一趟作业还有10分钟,回到休息室大口喝着盐汽水。
      “老陶,你儿子给你送饭来了!”休息室门口,陶镕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原来是儿子来了,还提着一个饭盒。“这么热的天,怎么不在家休息?”对儿子的突然到来,陶镕显得十分意外。“爸,今天我特意烧了几个菜,还带了冰镇饮料,你赶紧尝尝我的手艺。”说完,儿子把饭菜放在了陶镕的面前。
      陶镕是南京站加水班的一员。正值暑运客流高峰,为保证列车上乘客们的用水充足,在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,他和工友们一起在50℃左右的股道间,为来往的每一趟列车加满水。制服湿了干、干了又湿,一个班下来行走步数通常都在20000步左右。
      儿子陶冶是大一学生,平时很少坐火车的他,对父亲从事的列车上水工作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样儿的,但是看到父亲每天回家总是筋疲力尽,有时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就倒头睡去,说不出的心疼。为了近距离了解父亲的工作环境,他悄悄来到了火车站。
      “老陶,抓紧了,车预报了。”工友一声招呼,陶镕来不及和儿子寒暄,迅速拿好对讲机,戴好帽子走出休息室。
      当天户外预报温度接近39℃,加上钢轨的温度,还有列车底部发动机排出的热气,股道间的温度接近50℃。豆大的汗珠从上水师傅们的帽沿边流下。陶冶跟随父亲来到了站台下面的股道间。“小心一点啊,不好走。”陶镕嘱咐儿子。股道间铺满了大大小小、形状不一的基石,陶冶能感到脚底板被石子硌到的不适,而父亲和工友们却行走自如。
      陶镕和工友们一个车头,一个中部,一个车尾,分工加水。上水时间虽紧,但按照安全要求,严禁奔跑,只能快步行走。陶冶就跟在后面,看着父亲的工作从第一节车厢开始,拖起水管一路快走,插管、开水阀,上满后拔管、关阀门、把水管放回铁槽内,操作动作熟练,一气呵成。忙完一节车厢,再到下一节车厢。陶镕说:“这是一个没有多大技术含量的工作,但看似简单机械的工作步骤,其实干起来也很不容易。”
      看着汗流浃背的父亲,陶冶忍不住想下去帮忙。“你不会,不能动。水管空的时候有30多斤,装满水以后能达到50多斤重。”在一次次拿起、插入、拧上、放下之后,陶镕全身上下如同被水浇过一样,衣服背部已经湿透,边沿结了一层淡淡的白色盐渍。
      “真没想到爸爸工作这么辛苦。”滚滚热浪中,看着股道中父亲的背影,陶冶觉得自己应该为父亲做点什么。
      回到休息室,陶冶拿起父亲刚换下的湿透了的工作服,来到水池旁默默地清洗起来。此时,陶镕打开儿子准备的午餐盒快速扒拉起来……
      
领 域:
关键词:
格 式:
PDF原版;EPUB自适应版(需下载客户端)
0 1
打开App,免费下载本文
工人日报
2019年08月05日

搜 索
sitemap.xml